吻上你的额头,然后......(5927)

吻上你的额头,然后......

忽然察觉到,自己一直逃避着的一件事情.

那就是......

"十代目!要不要一起回家?"

应声望去,对上了那一双碧色的眸子,闪亮闪亮.

山本也收拾好书包,来到阿纲的桌旁.

阿纲忽地低下头,支支吾吾不知要说什么.似乎是有什么不便启齿的难言之隐一样.

"啊.......那个........"阿纲很努力的开始吐字.

"怎么了十代目?"狱寺关切的把自己灿烂的笑容凑近阿纲.

"那个,狱寺,山本......今天可以你们先走吗?"

"怎么了十代目?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!!是什么人?我马上就去把他们炸飞!"狱寺边说边掏出炸弹准备点火.

"不.....不是的,狱寺君.是......是我自己的原因啦."阿纲立即飞奔到狱寺身前,边挥手边说.

"发生了什么事吗?十代目?"狱寺收起手中的炸弹道.

十代目

又是这个称呼.

一次一次的

一刀一刀的

刺进心口

随后

血海汪洋.

"狱寺,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."纲吉的声音出奇的平静,他转身拿起书包.

一个人离去.

"十代.....目......."

狱寺呆立在那里,一动不动.目送着纲吉一个人离去的身影.

走出校门,纲吉才发觉自己做了一件多么不像自己的事情.突然变得不想回家.缓缓,在每天最熟悉的街道漫步.

在那个充满回忆的地方.

一路上想起很多是,想到第一次见面就在班上一脚踹倒自己桌子的一脸凶相的狱寺;想到无论阴晴雨雪每天早晨必见的狱寺那张灿烂笑脸;想到每天终于必会站到自己桌旁的狱寺,想到......

步伐不自觉的快了起来,最后变成一路狂奔.

"十代目今天到底怎么了?"狱寺紧锁着眉头,缓缓的在学校的走廊里来回踱步.
"嗯~~说来也是啊.最近阿纲那家伙总是怪怪的.是不是发生了什么?"山本坐在一旁看着来回焦急踱步的狱寺.

"啊!我知道了,"狱寺突然冲过来一把扯起山本的衣领道:"我就知道是你!野球混蛋!你小子对十代目做了什么事?!!快给我招!"

"啊?我和阿纲一直都是好朋友怎么会对他做坏事,狱寺你想太多了啊哈哈哈哈哈哈~~~~~~~~~~~~~~~~"

"啊哈哈哈你个头啊!我看就是你这混蛋干的坏事!"说着,狱寺拿出炸弹准备点火.

"再说,其实我觉得是阿纲那家伙在生你的气哦."山本边说边捏熄了炸弹.

"哈?你这个混蛋你再说一次!谁会听你信口雌黄啊混蛋."狱寺丢下山本拎起书包就走了.

"啊啊------------山本那个野球混蛋什么一副'我比你懂十代目'的样子啊!真另人火大啊啊-------"狱寺气呼呼的走着,周围的路人们见了他就往后退几步,生怕招惹了这心情不好的大魔王.

"啊,不行,我.......我要发泄下."边说他边拿出一手炸弹,炸弹朝四边飞去,轰的一声,路人的尖叫被一阵热浪卷走,风吹乱了狱寺的头发.

烟雾散去,街道上只剩她一人.

头脑2随着世界一起安静起来.

"呿."

不爽的踢着街边被随手丢弃的罐头,"哐当"一声好响好响.

"十代目."

无力的,身体无力的下滑.

"好像见你."

"啪嗒啪嗒"

跑过公园,跑过商店街,跑过河边,跑过桥,跑过住宅区,跑过家......

速度越来越快,好像中了死气弹,但又没有死气状态那时代干劲.

有的只是,悲伤而已.

风扶过脸,像小刀一样脸划的生疼.努力不去眨眼,正视前方,透明的液体上涌,又被风吹干,再上涌,再吹干......虽然身体已经没有力气,虽然四肢再已不停使唤,但是......

眼泪仍在不断流淌.

"呐,狱寺君,如果我不是彭格列十代目,你会怎么办?"

不对,或许,我只是个普通学生,我们一生都不会遇见.

或许,会有个比我强1W倍的十代目,而你,会和他幸福的在一起.

好残忍,我不要.

"十代目."

你的声音在我心中回响.

又一刀

刺入胸膛

还未止住的鲜血加速流淌.

天色渐暗,狱寺漫步在大街上.一步一步,漫无目的.

抬头,看见刚升起的月亮.

"十代目是不是已经回家了."

"十代目是不是已经在吃放了."

"十代目会不会遇到什么坏人."

"十代目......"

"狱寺,让我静一静吧!"十代目的话又在耳边回响,一次又一次,他离去的背影在脑内回放千万遍.

"十代目,你为什么讨厌我..."

"十代目,我好担心你."

"远远的在门外偷看一眼不久好了?"身后有声音道.

"山本你个混蛋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"狱寺回头,看见山本混蛋笑得一脸灿烂春暖花开.

"你不是担心阿纲那家伙吗?"

"是啊关你屁事."

"那就去看一眼不就好了"

"说得容易."

"只不过是你害怕了而已."山本边说边挥手走开了.

"山本你个混蛋老子还不用你交!"

山本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,转眼人就不见了.

"呿!"

转身朝十代目家奔去.

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,狱寺气喘吁吁的跑到阿纲家,抬头望向二楼的那一扇窗---"欸?"

一向通明透着温暖光线的那扇窗,今天居然漆黑一片.窗帘还是早上那副模样.

"噗通"

狱寺的灵魂在动摇.

直冲到院子内,那扇熟悉的门前,右手不停的按着门铃,左手拼命敲打着房门......

什么都想不到,什么都没有想.

十代目,我好担心你

忽然门动了一下,随之打开.

"啊拉,狱寺君.我还以为是纲君回来了."出来应门的,不是十代目.

"怎么了狱寺君?这么急干什么?"奈奈一脸不解的看着气喘吁吁,衣衫不整满头是汗却又脸色苍白的狱寺.

"十代目...没有回来吗?"

奈奈摇了摇头.

"我去找他."丢下这句话,狱寺转头向外跑去.

"真奇怪,发生了什么事?"奈奈无奈的关上门.

"十代目,你在哪里?"

狱寺君在街道上奔走着,无人回应.

路过商店街,冲进每一家去过的或者没去过的店,喊住一个又一个陌生的人,不停的问:"有没有见过十代目?"再把十代目的身形长相向他们描述一遍.

可是回答永远只有一个:"没见过."

跑进学校,打伤了门卫.冲进每一个教室,一个接着一个的把门拉开,一楼二楼三楼四楼五楼,物理化学生物实验室,老师办公室主任办公室校长办公室......

但,还是找不到.

十代目,不会就这样消失了吧......

一阵乏力袭来.

不会的,

我不允许!

握紧拳头,再次加速奔跑.

公园,失去力气的阿纲坐在秋千上.

回想起以前,经常和狱寺坐在秋千上,两个人聊着天,有说有笑.

好怀念

这里有,狱寺君的味道.

泪水,无声无息的流淌.

最近,总会梦到自己没有遇到里包恩,自己不是彭格列十代目,自己还是那个废柴纲.自己每天过着平淡无奇的生活--没有狱寺君的生活.忽然在想,以前那段没有狱寺的生活是怎么过的,自己越想越不明白,好像以前的自己不是自己一样.又忽然很感谢里包恩,很感谢父亲是彭格列的门外顾问.

但是,如果我不是彭格列十代目的话,没有遇到狱寺的话......

忽然觉得,与狱寺君在一起的幸福很不稳固,忽隐忽现,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.

如果我不是彭格列十代目.

一切的一切,

都会消失的吧.

体力严重透支,

身体由于缺少水分和糖分而开始不听使唤.

头开始眩晕,不自觉的,狱寺来到公园,向左望去....

十代目.

一瞬间,有些支持不住身体.

十代目,在哭.

双眼由于震惊而瞪大.

"十代目,有谁欺负您了吗?"边说边帮他拭去泪水,察看着十代目有没有受伤.

"狱寺君?"阿纲停止哭泣,抬头.

这已经不只只用狼狈来形容的样子,头发乱七八糟,白衬衫已经破败不堪,浑身是汗,脸色苍白......

但是,他仍是跪下来,帮他的十代目不停的擦拭泪水.

阿纲抓住他的手,附在脸上道:"呐,狱寺君,如果我不是彭格列十代目,你会怎么做?"

"不会的."

"万一......."

"我不认那个十代目."

"欸?"

"我所侍奉的,永远只有您一个!"

挣脱阿纲的手,把他抱在怀里,狱寺道:"没有十代目您,就没有现在的我!"

"狱寺君."

"被拯救的人是我!十代目,哦不对,纲吉我好担心你."

力道加深.

"没有你我活不下去!"

"我也是哦.狱寺君."

"嗯?"

"没有狱寺君的日子,我不知道是怎么过的."

"没有你,我会死."

"十代目,你是我的宝物."

"嗯,我也是哦."

"十代目,哦不,纲吉."

请问上你的额头,然后........

Tiamo

写虐文就是虐自己...
这文我抽了两个月差点弃坑.....OTZ
最后还是抽出来了OTZ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其实还不错啦~捂鼻血......
偶也很喜欢家教!!! 不过一直在控制我的"腐"潜质~
其实偶尔看看腐文还是不错的~~~

雪落

Author:雪落
CatherineLoki
宅+腐
以征服地球为目标
自称创造奇迹的大贤者

本站LOGO


LINK FREE

爱--character
狱寺隼人
REY
柚木梓马
神田优
提耶利亚
SABER
彩辉---就是六合
席里维斯

爱--作品
GUNDAM
REBORN
CODE GRESS
DGM
黑执事
...................
成千上万

爱--CP
LT
HAT
OO里永远纠结的那五只
KA?AK?
攻受不明
5927
6927
G27
8059

爱--GAME
遥かなる时空の中で
金色のコルダ
仙剑与轩辕剑
FALCOM社作品

爱--声优
绿川光
神谷浩史
MOMO

爱--作曲
平野义久

J-POP STAR
GACKT
Mr.children

日志们
留言
难得分类
BGM
留言板

LINK--文字
儿子
搜尋欄
RSS連結
計數器
LINK--LOGO